今日六枝电子报

2022年5月7第166期
准印证号(黔)字第2018445号

今日六枝副刊 母  亲 最美丽的劳动故事 品味鸿霖山,那树,那菇,那人 沙永忠: 解放军是老百姓的大恩 人(4) 梦想启航 初夏

按日期检索

12 2017
3
4

今日六枝

电子报刊阅读器
放大 缩小 默认

母 亲

□ 作者 郭府祥

春末夏初,正是山里农家采收豌豆时节。五一小长假,我回家看望耄耋双亲,再次品尝百吃不厌的渣肉豌豆汤。

杀年猪时,母亲总会将洗得干干净净的猪大肠加上些许骨头及带皮的碎肥肉在案板上切小剁细,再佐与食盐、生姜片及自己酿造的白酒做成“渣肉”装入带盘的土陶罐里,然后密封装在厨柜一角。

豌豆采收时节,母亲从地里摘来嫩绿的豌豆将其去蒂。厨房里,熊熊燃烧的火炉上铁锅已发热,我将密封的陶罐启封,舀出适量的渣肉放进锅里。

“哧哧、哧哧……”渣肉在锅中挣扎后“炼”出了打着“嗝儿”的油,母亲将开水倒入其中,后将洗净的碗豆入锅。锅中“噗噗”冒出的股股青烟瞬间把诱人嘴馋的香味传遍整个小院,传递着温馨与幸福的信息……

母亲个子矮小,她说自己生尽骨头长满肉,谁不想长得牛高马大?尽管如此,缘于她那双朴素、粗糙,满是老茧的灵巧的双手,一年四季的农事还有居家过日子的针线活,均在村里成为妇女们学习的榜样。

家乡许多稻田是在树林间开垦出来的。因为植被好,大部分稻田均为常年不干的“水花滥田”。人民公社时期,生产队为了不误农时采取计件方式记工分。插秧时候,扯秧及插秧均按“个”记分。社员扯秧各自丢在一处,结束后相互数其个数。插秧时解开秧上的两根稻草,将根部打结系在腰部,收工后也相互数数当天插秧数量。

夏季插薅,秋季割谷,年年轮回不变。村里那些个子大的村民在田里劳动时,每前进或后退一步虽将冒着气泡的“水花滥田”踩得“汩汩”直响,但因身体“东倒西歪”而影响了工效。

时间就是效益。在田里劳动,母亲发挥了她个子矮小的优势。走进秧田,她将带去的整齐稻草往前一放,右手手心向外(保证秧苗整齐且不折腰)便开始小心翼翼拔秧,拖泥带水抖动后放左手,待左手已满又换回右手转身洗秧。她用右手捏紧秧苗有节奏地清洗秧根,左手五指快速配合疏理根部稀泥,很快红白相间的秧根洗得干净而清爽。

母亲捆秧有一手绝技,她将洗净的秧平放在左手里,再拿另一半进行二合一,然后将两根根部整齐的稻草垫在食指至小拇指与秧叶之间,右手牵草尖顺时针压在拇指背上后再绕第二圈回到拇指处卡入拇指下,右手移动拇指背上的稻草往上压过后来绕回的草,用力拉左边的稻草根端便成了又紧又实的活套,一个个被上了活套后怎么丢出去根本不会散架。

“手捏青苗种福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成稻,后退原来是向前”。插秧时,母亲身材矮小的优势再次得到发挥。她没必要考虑身体陷入田里之事,快字当先将捆秧活套解开并打结往腰间一系,再将秧一分为四,三份丢在身后不同位置。左手握着根部被拍整齐的秧苗后拇指有规律地推出每窝用量,右手快速将左手处推出的秧苗插入田里相应的点,举手投足播下希望。目及田间,不管是左右行还是退步行,母亲凭身、眼、意等将秧苗插得工工整整。

薅秧、割稻谷等这些与水打交道农活,母亲因身体优势也常常最先完成抓阄分得的任务。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已长成“半桩人”。寒暑假就随村民们上山下地挣上成人一半的工分,以为家中多分点粮食贡献力量。

暑假开始,正逢第二次打理玉米地的农活,株株长得绿油油的玉米竞相伸腰,母亲带着我顶着灼眼的阳光走进地里,锋利的玉米叶厌烦我打扰其舞动的美姿,于是报复地在我稚嫩的脸上,颈部,双手等处留下条条长短不一,形状各异的红痕,流淌的汗水浸入其中,火辣辣地痛。

热浪袭人的玉米地里,母亲轻言细语从如何除草,怎么施肥,盖土技巧等手把手示范,她告诫说:“薅地不能猫儿盖屎,人哄地皮,地哄肚皮。”

一路走来,母亲当年带着我劳动时,“勤人搬动山,懒人一肩担”等等许多泥土味浓的话语使我在后来的读书、工作及生活受用一生。

时间伴随数十年的春夏秋冬流逝。今年已86岁的母亲两鬓斑白,皱纹早已爬满了脸颊。但她总是不听儿孙“保重身体,别再干活”的敬言,依然不忘初心,栽玉米、种辣椒、育蔬菜,养土鸡等等从不停歇,那双干枯而又布满沧桑的手,一次又一次抒写着韵味深长的田园篇章。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在线订报
| 在线投稿 | 手机版
主办单位:中共六枝特区委宣传部 承办单位:六枝特区融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六枝特区融媒体中心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